登陆  注册  联系我们
擂台网 - 网上文艺状元擂台赛 www.leitai2016.com - 才艺展示 公平公正!
梦里春光
  青涩的初恋,青霉素过敏,八里沟

曲令敏


差不多半个世纪过去了,我忽然梦见了小时候的八里沟。一米多宽的溪水,只有脚脖深,却丢下一串碧清的水潭,有鱼,有漂摇的水草,有湛蓝的天空和棉花团儿似的云彩。

梦见八里沟不稀奇,小学六年的记忆,一直被它缠绕着。

 那年那天,父亲青霉素过敏,村卫生所的大夫吓得一溜烟跑了,丢下倒在门前的父亲。好心人跑到家里叫人,大妹妹赶去一看,甩掉高跟鞋就往八里沟对面的孟庄跑。孟庄的牛大夫丢下待诊的众人,取了针和药,风一样赶了过来……

迅疾把两支救命的针剂推完,他伏身将父亲嘴里的呕吐物一口一口吸出来,该用的急救措施都用了一遍儿,对妹妹说:你快去找人摽个门板,送他去县医院,还来得及。记住不能背不能抱,一定要抬!

送进县医院急救室,父亲一夜昏迷不醒,又吐又拉。

就在那天夜里,久病在床的祖母走了。

天蒙蒙亮,堂哥跑去叫母亲回来料理后事,父亲还在昏迷中。

 有人说:“花婶啊,要不今天就让老人家出去吧。”

母亲说:“咋也得让老太太在家停一天,明天再说。”她心里坚信父亲不会丢下这一家子,他一定能活过来。

父亲是独子,他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,有人就提议让我小弟弟顶老盆、扛幡。母亲想着父亲,抢上去抱起幡杆跪在了灵前。一路上摇摇晃晃,嘴巴张着,一声也哭不出来。路人说:你看,你看,这当儿媳妇的干张着嘴,一滴泪也没有。有人不愿意了,回呛她:“你站着说话不腰疼,她都两天水米没进了,你要是她,你哭个试试!”

 棺木落土,盖一层黄表纸,正要扎拱子圈墓,一个通天大旋风从西南地刮过来,一头扑进墓坑里,把黄表纸都旋飞了。我舅舅问我堂哥:“你们是不是没有去老爷子坟上点个纸说一声?”堂哥这才想起来,赶快去烧纸……

我不信鬼神,只是作为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记录下来。如果灵魂真有感应,83岁的祖母与27岁的祖父相见,不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境!

母亲再也撑不住了,身子一仰,倒在了泥地上……

这些是父亲母亲说的,在梦中,我见到的却是另一番景况。

没有病,没有灾,只有晴天丽日里的田野和村庄,花开遍地,清水四流。我还是十来岁的样子,正上小学。

渴,渴得嗓子冒烟!下课铃声一响,冲出教室就往八里沟跑。一路下坡,两条腿敲打着青草如毡的田埂,节奏快得如同急风骤雨。可是那田埂是活的,它会长,眼看着清亮的溪水就是近前不得!

“把手给我——”

是牛大夫。他明明是我同学,刚刚还在班里发作业,怎么会变成一个大人了呢?脖子和身腰一起拉长,云彩就在他头顶上飘。我抓住他伸过来的手,轻轻一跳就到了水边,捧起溪水好一阵牛饮。抬起头的时候,眼前的坡地和庄稼都不见了,满眼弥望,尽是花儿:连翘、桔梗、金银花、蒲公英、夏枯草,还有栀子、桂花,一树一树开到半天空去了,树花藤花若碗盏、若风铃,酿成天大的香气,荡荡悠悠把人飘了起来。

“葛根黄芩黄连汤,甘草四般治二阳,解表清里兼和胃,喘汗自利保安康。”学习委员牛命三幻化成天神一般的人物,口唇翕动,念念有词。

“你咋会一下子长这么高啊?”

“我就这么高,是你把我看低了。”

“你是看病的先生吗?”

“是啊,你忘了,我没考上初中,就跟着父亲学看病,门里出身的先生。”

他笑眯眯地看着我,我发现自己坐在开花的秋千架上,被他一下一下推着,两只脚尖儿缭绕着云朵。正飘飘然不知所以,身子向后一歪掉了下来,扑通一声摔醒了。明明人在床上,嘴里却高喊着:“命三,你为什么摔我?”

“车前子驾牵牛勤耕熟地,大将军追草寇绕过帝山。

声音犹在耳畔,人已退回到白发苍苍的老家乡野……

他不是大将军,我也不是草寇。我得承认,后来那段清涩得只敢碰碰小拇指尖的青春岁月,是我们注定不会开花结果的初恋。

母亲不止一次说,当年父亲能活过来,是道教的祖师爷救了他。我听了心里很不以为然,明明是牛大夫救了他,这再生之恩,任是神仙也不能冒领。

网友跟帖
梦里春光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  0条跟帖
    请登录
  
全部评论


    暂时没有任何信息!

 
最新评论
暂无内容
关于我们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 常见问题 | 广告投入
Mail:service@leitai2016.com Copyright 2014-2015 www.leitai201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顶山市原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豫ICP备19033057号 制作维护 优创科技